FM是飞鸟阿

no one

為了一首 【if you want me】看的2006年電影【once】中的對話

我曾經挺浪漫

什麼時候

大概像你這個年紀的時候

那你現在是老人家嗎

是 老掉牙了 看透了



總想寫點什麼 來闡述最近腦海中的想法 可 怎麼也組織不好預言 無從下手 時間過得太悄無聲息 不知不覺就忘記了以前懵懂的時候多麼的愛胡言亂語 矯情的寫點東西。

新學期的開始很慌張 迷茫 不情願 雖然在家裡無所事事總被媽媽教育被爸爸嫌棄 但比起來上學 家裡還是很溫暖的港灣阿 我想要個與我能大聲爭吵的人 像 【我想和你好好的】里那樣 大吵大鬧 但我不希望這個人是我的爸爸媽媽 我已經不知道多少次與媽媽犟嘴 與爸爸頂嘴 哎 有時媽媽會大打出手 因為我太惡劣了 但有時 媽媽會很寬容大量的包容我 這又讓我無地自容 我還裝作馬上就要上學的樣子 把打好包的行李準備好 這無疑讓媽媽又心酸了 女兒要上學了 想打想罵也沒人了 幸好我每個週末都回家 但讓媽媽生氣的時候 媽媽總會說上一句 別每週都回來 一個月回來一次得了 面對溫柔的媽媽 我好心疼 好後悔自己的無教養態度 面對爸爸毅然 爸爸總不屑與我爭鬥 閉口不言 足以讓我慚愧 雖然爸爸的酒量確實應當控制控制但本人卻不以為然 爸爸媽媽您們辛苦了 話說在家裡待得什麼事兒也沒讓父母滿意 似乎就是因為我太依賴于網絡 不問世事 找到病原的我 週末回到家裡 與電腦保持著距離 效果不錯 媽媽讓做什麼 不再是叫三遍才動身去做了 希望以後一直讓父母滿意

為了讓自己性格變得溫順 不莽撞不掃興 買了【當時忍住就好了】變成溫文爾雅的人吧 加油 為了讓自己不卑不亢 也買了幾本書來看 加油

一直沒有寫長的文字 就是思緒怎麼也安定不下來 一直焦躁著 原因很多很雜 學校有之前鬧得不愉快的人 雖然已釋然 但每天24小時呆在一起 總會覺得彆扭 但事情可以按照我的想法來 比如主動來句話 但關係依舊冷淡著 也是可以的 只要我覺得ok 但之前覺得找到的知心好伙伴 已經讓我有感覺 慢慢陌生的傾向 很難過 開始捉摸不透他的想法 雖然不想要左右他 但神經質的我又敏感了 熟悉的人 兩次或兩次以上都是 口中說過討厭某個人但最後都與那個人相處的還好  我害怕自己的伙伴都離開 就好像我自己真的有人品問題一樣 哎 我知道我自己 不好 思想混亂 態度惡劣 言語犀利 呵呵 但有沒有好的一面 自己也一直糾結著 還有兒女私情 是真的 剪不斷理還亂 希望都是為了將來更好的自己而在努力 而不是誇張的招搖 停滯不前

學習工作 接踵而來 畢業之際的我又更加消極了 工作 學習 我是真的精力太稀少還是太懶惰 一點提不起精神來戰鬥  一直以來 越來越發現 自己不會與現實中的人交往 一直都是網絡上的好友聊著 現實中無好友聊天的狀態 這個局勢不知道要持續到何時 馬上就要工作與社會接軌的我阿

年復一年 自己的年齡在增長內心卻快要迷失了 越來越知道自己長相的問題 也一直在挫敗中度過 為什麼 我這麼丑 哎 應該換個問題 為什麼我的長相這麼像男生 明明是個女孩子卻沒有女孩子的性格 明明有女孩子的多愁善感卻摻雜著男孩子的長相 短髮 一直在留長髮 卻一次次又回復短髮 苦惱自己不能把最好的自己展現出來 衣著打扮也是 到了愛美的年紀卻沒有清晰地風格 換搞一通 讓自己看起來越來越槽糕 也越來越挫敗 阿尖說 別人都是大學找對象 我倆大學帶牙套整牙 是辟邪呢 呵呵 哎 小眼睛大嘴巴 不再多說了 無盡的苦惱

慢慢的 我知道 有時候是我自己咄咄逼人 但我也在一次次的訂正自己 有時我會不計自己前嫌 想要別人跟我一樣像沒發生一樣 重歸於好 或者繼續生活 哈哈 就是這麼的幼稚 媽媽評價的沒錯

這樣糟糕的自己不知道在未來幾年能不能遇見另一半  

我想要四處旅行 與家人或者與朋友或者獨自一人

我想要拿著自己單反 記錄生活中的事物 也給家人多留下些紀念

我想讓自己有內容 不平庸

我想讓自己的浪漫因子和驚喜細胞持續下去

我喜歡繁體字 

最近超喜歡模特

像憤青一樣胡說一通后 大爽 總之 希望未來的自己是優秀的



评论(1)
©FM是飞鸟阿 | Powered by LOFTER